去看看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普普通通小牧童在线阅读 - 第12章 织女告诫

第12章 织女告诫

        织女看到张牧之有所迟疑,干脆直接把两颗珠子拍在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给你的,你就拿着,别在这婆婆妈妈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被拍在面前的土精和火精,张牧之又抬起头看了看织女问:“你是要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闻言神情中流露出一丝落寞,似乎对离去有一丝伤感和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一份落寞瞬间便消失,织女又恢复了那份傲气:“我当然要走啦,我和喜鹊已经出来玩了好多天,再不回去如今师门的那些长辈肯定会责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门?长辈?”张牧之有些奇怪,“你拜入了人间的宗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点头说:“那是自然,我乃是织女星下界的,我一出世便被师父找到,然后将我带回师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张牧之终于体会到了,正牌神三代和他这个入赘女婿之间的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下界有专门的师门恭候,直接引入神道宗派内修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张牧之这个牵牛星下界后,被天界放牧多年的老牛算计,接连不明不白死掉五世,差点还被老牛被剥夺了神格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果然不单单人和人是不同的,神和神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织女并不知道此刻张牧之心里的想法,但看到张牧之愣神的样子,织女心中还是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你想的话,我可以跟师父说一下,把你一起带回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回过神来,面对织女的友好邀请,淡然地笑了笑:“不用麻烦了,想必你的师门应该是不招收男弟子的吧?所以你带我回去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闻言顿时一惊: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织女惊讶的神情,张牧之心中忍不住吐槽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小说演义里,不都是这么写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张牧之还是憨笑着说:“我是猜的,总之呢,我不想给你添麻烦,免得你在师门里失了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听到这话,有些惊讶地抬起头看向张牧之,美目中再次流露出对张牧之的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织女突然有了一种,果然还是他最能理解我,会默默支持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织女从下界之初,便被人间的修行宗派收为了关门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醒悟了织女的记忆,更是一跃成为了师门中真正的天之骄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师门中,那份高高在上崇高地位,却也给织女带来了一种高处不胜寒的孤独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当初在天庭中,实际上的日子也是如此,因为是天帝孙女受到各方面优待,从而导致在天庭一直都需要装作高冷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这也是当初织女下界遇到牛郎,即便是知道了对方偷走她的仙衣,却也还是对其一见钟情的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较于天庭那种故作高冷的姿态,在人间,在牛郎的身边,让织女感受到一份真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回归天庭,牛郎成为牵牛星后,再也没有了人间那份真性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织女后来,不再那么喜欢牛郎的原因,觉得他终究和天庭中其他神明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今日,在这人间面对牛郎的转世,短暂的对话中,让织女又一次感受到人间真情,那种能够站在她的角度上看待和理解问题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的织女,突然像是又找回了,当初和牛郎一见钟情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看着织女眼神变化,隐约踩到了一些织女的想法,便开口说:“可以告诉我,你如今的师门在何处吗?将来若是有机会,我可以去看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织女几乎要脱口而出时,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,有收敛起眼底的那份情愫。

        恢复了清冷的模样,织女平静地说:“你现在知道了,对你没有好处的,等你有实力知晓的时候,自然会知道我的师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心中又是忍不住吐槽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神神秘秘,有必要吗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张牧之还是微笑着点头:“好,我尊重你的想法,我会努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缓缓站起身来,明显是已经要离开了,临行之前,她扭头看了一眼被喜鹊和青牛守着的侯府公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人你还是要小心处理的,人间妖邪现世,你一定要小心点,在你实力不够的时候,千万不要去逞强,这背后牵扯的东西,便是我如今师门也轻易不敢招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听了这话,看向那侯府的公子,忍不住问:“你的意思是,人间妖魔横生,是某种默契?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神情凝重地点头:“可以这样说,这背后牵扯的东西,可能与天庭大劫有直接关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织女想要语焉不详,而是因为有些东西,织女现在也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也没有继续多问,向织女躬身行礼:“好的,多谢你的告诫,我一定会小心谨慎,对了,我如今叫张牧之,还不知道你这一世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织女平静地回答:“姜若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罢,织女姜若曦叫上了喜鹊,一起踏出了酒楼的栏杆,然后便腾空乘风飘然远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目送织女和喜鹊远去背影消失在天空,张牧之扭头看了一眼还在胡吃海喝的青牛,看到桌案上的各种上等菜肴,突然一拍额头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糟糕,她们好像没有付钱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惊呼一声过后,看着青牛还在继续吃,张牧之忍不住呵斥道:“你这牛妖还吃,没钱付账,我便把你这一身牛肉押在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,把青牛顿时给吓住,口中的菜肴瞬间仿佛丧尸了全部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张牧之没有把青牛给抵押了,而是从江华侯府二公子身上,搜出了银钱付了账。

        付了钱之后,张牧之便带着江华侯府的二公子离开江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出城后,解开了这位二公子身上的封禁。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恢复了行动,先是看了看周围的环境,最后看到骑青牛的张牧之,吓得瞬间双腿发软跪在地上求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神仙饶命,饶命啊,我,我跟那妖怪没有关系的,我是受胁迫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看着跪在地上求饶的萧逸风,好奇地问:“哦?你是被胁迫的?那书童难道不是你的贴身之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赶紧说:“不是的,那书童其实,其实是我进城之前,在城北寺中遇到的妖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城北寺中?”张牧之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立刻回答:“是的小神仙,就在江州城北边,有一座古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,我因为贪玩,当时去了那寺中游玩,结果遭遇到了妖物,那妖物化为书童陪同我进城,是为了害人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想了想接着问:“你应该没有把话说完吧?你所谓的一时贪玩,应该是受到了什么东西魅惑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先是一愣,接着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了看张牧之,最终还是只能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瞒不过小神仙,那寺中每到夜间,会有一群貌美女子出现,我,我当时和一些同行的学子被那些女子所惑,被骗进了寺中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继续问:“既然是这样,为何你没有遇害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此时不敢再有隐瞒:“因为我身上,有一件家父当初被册封时所得宝物,所以那妖物一时之间奈何不得我,便诱骗我签订协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我帮他们从江州城中,骗更多的学子去寺中,他们就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点了点头,最后问:“那座古寺,叫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逸风认真回答:“兰若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