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普普通通小牧童在线阅读 - 第2章 一根竹笛

第2章 一根竹笛

        竹笛入手,便给了张牧之一种熟悉感,似有一种血脉相连的奇异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端坐在牛背上,借着洒落的皎洁月光,当张牧之看到笛身末端上,歪歪扭扭用小刀刻上的“牧”字,顿时心头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根竹笛张牧之实在是再熟悉不过,这根竹笛就是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应该说,是穿越前张牧之家中祖传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具体是祖上哪一辈传下的张牧之并不知道,只知道小时候他就在爷爷家里经常把玩这根竹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笛身末端的“牧”字,是小学时张牧之亲手用小刀刻上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如今,这根笛为什么会出现在这?

        是和自己一起穿越的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说,这根笛是件宝贝?

        在手中摆弄着竹笛,思绪却不禁回想起很多以前的生活片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时候在爷爷家里,玩这根笛的景象,有爷爷奶奶慈爱目光,还有父母对自己那些严格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,睡了一觉竟然就穿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自己,最后还能剩下什么?一具无人问津的尸体?

        会不会变成什么社会新闻?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无论另一个世界结果如何,如今的张牧之都没办法再去管了,自己应该是回不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看着手中的竹笛,盯着笛身末端自己亲手刻上去的“牧”字,不禁喃喃低语:“这也算是实现梦想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起另一个世界自己,入睡前迷迷糊糊说了那句:好累,真想换个活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算是实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慢慢举起竹笛,放在嘴边打算吹奏一曲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笛被吹响的一瞬间,张牧之眼前浮现出一片苍白,仿佛原本世界的一切都被擦掉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惊讶地看着,手中竹笛飘荡到半空之中去,笛身末端那个“牧”字被放大了,接着以“牧”字为中心,周围浮现出一个个字符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、地、神、魔、妖、鬼、怪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“牧”字似乎对其余的七个字拥有着一种掌控和支配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七个字符熠熠生辉,全部被那个“牧”字给吸入了,“牧”字又重新化为了那根竹笛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笛飞回到张牧之面前,隐约能够听到竹笛似乎在自行演奏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竹笛飘出的不像是乐曲音符,更像是一种纯粹的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伸出手将竹笛给握在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刹那间,一段段不同的道音,通过竹笛全部灌入了张牧之的双耳,令他感到自己的生命获得了一种洗礼,完成了一种生命层次的升华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诸般道万千,一笛以牧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依旧坐在青牛背上,似乎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,竹笛刚被放在嘴边,还没有吹响第一个音符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张牧之嘴角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谁比他更清楚,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,而他自然也是得到了应该收获的那份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境平和,张牧之重新吹响了竹笛,吹奏起一曲当初刚学笛时爷爷教给自己的曲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悠扬笛声在林间山道上萦绕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听到笛声,心中的忐忑消失了,隐约似乎感悟到笛声中蕴含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觉醒了灵智不久的青牛,在不知不觉间收获了一份张牧之无意中馈赠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笛声之下,青牛每一口呼吸,仿佛鲸吞一般,将天地间的灵气大量吸入体内,助力体内妖丹急速的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牛不知不觉停下步伐,立于林间通往村庄小道上,沉浸在那种一呼一吸间的修行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盘坐在牛背上,张牧之看着坐下青牛的变化,微笑着低语:“看起来,新的活法还挺有趣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的张牧之完成了一份心境蜕变,完全跳脱出以前凡俗心境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种“万般大道,一笛可牧”的感觉,令他心中无比畅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笛声消散,青牛完成了妖丹凝聚,从沉浸之中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醒的青牛,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后,立刻也是想起了背上的张牧之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牛赶紧跪伏下来,叩首道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,多谢小神仙成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一边把玩手中竹笛,一边笑着回应:“不必谢,这也算是你一心向善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着话锋一转:“而且,马上你还要有一场小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闻言顿时满心疑惑:“是什么小灾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拍拍青牛回答:“说出来便无趣了,赶紧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倒也很听话,马上就起身,慢慢地往前方不远处的村庄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走,青牛一边又忍不住问:“您,您到底还是不是那小牧童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牧之笑了笑说:“是与不是,现在还重要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刚准备回一句“不重要”,突然便觉得背上一轻,刚要扭头去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前方火光浮现,下一刻伴随着一阵人声的吵吵嚷嚷,一群手持火把的村民涌过来,转眼便将青牛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呀,真的只有这青牛回来了,牧之那小子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,二少爷没骗大家,牧之真被这牛妖给害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死牛妖,打死牛妖,给牧之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打死这头妖怪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眼见着周围手持火把,围住了自己喊打喊杀的村民,青牛真的是瞬间懵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,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变成他害死张牧之了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些村民,怎么都知道自己成妖了?

        村民们手持火把,一个个完全没有畏惧,对青牛是一阵喊打喊杀,甚至前面几个壮实的青年都已经高举起手上锄头,大有要把青牛直接就给砸死架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冷静一点,冷静一点,请大家不要冲动,让我来问一问这头牛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高举起的锄头被放下,青牛面前人群散开,火光映照下,青牛非常熟悉的身影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家庄上牛府的二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牛府在这牛家庄上算是大户人家,但是这牛二少爷穿着与其他村民并无区别,面容看上去和村人一样忠厚憨直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二少爷走上前,来到了青牛的面前,一脸悲痛地问:“青牛,不管你是不是妖,若是你还念在我牛府喂养你多年恩情,便把你害死牧之的经过说出来,还有牧之尸体如今又在何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牛二少爷完全是一位痛心疾首,对张牧之充满关切之情的长辈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这阵势已经把青牛给看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看到眼中布满泪光的牛二少爷,让青牛真有一种他是杀人凶手、害人妖怪的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牛醒过神,张口想要为自己争辩,但发现张口瞬间却只能发出牛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慌张之下,青牛摇头晃脑努力想要说话为自己去争辩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青牛这种急切的样子,在先入为主村民眼中,变成了这头牛妖打算要反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呐,这头牛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,二少爷快躲开,这头牛要发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疯了啊,这头牛妖要发狂,大家快一起动手,把它给打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青牛面对这情形真的是很焦急,很想要张口去解释,但又说不出人言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牛二少爷一脸惶恐退回人群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村人重新举起手中各种农具,要把青牛给打死在村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咳,各位叔伯婶子,你们别为难大青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从人群外响起的声音,仿佛一盆冷水当头浇灭了村人们要打死青牛的那份热烈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村人一起循声望去,火光映照下,穿着放牛娃粗布短衣短裤的张牧之,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下,缓步走到了青牛身边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