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修真小说 -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- 第35章 硬抗与硬刚

第35章 硬抗与硬刚

        第35章    硬抗与硬刚

        惊奇狒狒拳,终于打出了第一拳,这一拳不仅仅是给了围观侠士的一次交代,也是令对手幕后黄雀铁圣秀刷新三观的一次转变。多年之后,这种拳法在江湖上重新出现,是一次文化复苏的象征,这一拳也告知了那些隐藏多年的高手们,江湖轮回的日子到来了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子药披着王者披风,带着猴子面具,他的装扮随着曾经的传闻已经定型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带着猴子面具,也是不得已。那年的温子药跌入了悬崖,意外发现了一处资料库,于是潜心学习,不但治好了身体伤患,也将狒狒拳达到了拳法顶峰。当他离开崖底时,碍于之前的笑柄,于是选择用面具遮掩身份。由于各大摊位没有狒狒脸的面具,只有临时找了个猴子面具代替。之后,误打误撞走上了擂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在擂台中获胜之后,终于有了奖金去订制一个精致的狒狒面具,但擂台观众认可的却是带着猴子面具的获胜者。于是乎,温子药在猴子面具与狒狒面具之间纠结了很长一段时间。终于,在擂台赛事的商业安排下,温子药放弃了狒狒面具,再一次带上了猴子面具。随着比赛的不断胜利,猴子面具的形象已经被固化,这张猴子面具也就再难摘下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温子药的惊奇狒狒拳第一式——太阳之子,释放了无限刺眼光芒,极其唬人,这一拳不偏不移丝毫不差的打在了铁圣秀的胸口上!

        光芒消散,所有人注视到了这一幕,铁圣秀口吐鲜血,伤势惨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赢了!”我激动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拳,就令对手陷入困境,接下来就会很快获得胜利。表叔温子药难道是一拳灭敌的那个人吗?我对他产生了各种好奇和疑问,即便有亲戚关系,喊他一声表叔。但毕竟是远房的,何况家里的表叔多的数不清,逢年过节只有登门才认识,平时根本不联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找上门认亲的表叔,居然是个隐藏高手,而且是很高的故事型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点能耐,还以为你能一拳打死我呢。呵呵,什么狗屁披风猴子,还不是徒有虚名。不要忘了,你已经很多年没有参加擂台赛了,现在的赛事远比之前残酷多了。你,已经被淘汰了。”铁圣秀擦了擦嘴上的血,讥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拳打不死,那就再来一拳!”温子药转换姿势,再次蓄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二式——月亮之女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拳同样打在了铁圣秀的胸口,但是他仍然没有躲开,吐出了同剂量的血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第二拳也没打死,不知道是老夫幸运,还是你不行。”铁圣秀嘲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家伙,急什么。才第二招而已,还有八招呢。你可不要躲啊。”温子药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圣秀虽然让了十招儿,但是这十招儿完全可以躲闪,却选择承受下来。如果说是他要测试一下对手的战斗力,完全可以理解。但是温子药的出拳力度只会越来越强,打费的招式纯属热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铁圣秀全部承受了十招儿,很是担心他的血量不够。最后结局以贫血告终,怕是会留下江湖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要你的血量足够,那就承受我的第三拳吧。惊奇狒狒拳第三式——大地之父!”温子药再次蓄力,打出了第三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铁圣秀又是一口鲜血喷出,他丝毫没有畏惧,而是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从未有人挨得住披风猴子的十次出拳。看来老夫要打破那些不实的传闻了。”铁圣秀似乎早有了准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一,传闻是真的,你的老命儿可就不保了。”温子药叫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实话告诉你吧,老夫出门前刚刚喝过母鸡汤,血,有的是!”铁圣秀全身散发出了黄色的斗气,紧紧贴着身体包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四式——森林之母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五式——山川伯父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六式——河流大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七式——风气二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子药接连打出了四拳,每一拳都打在了铁圣秀的身上,他不仅撑住了拳法威力,而且没有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应该啊,按照之前的三拳模式,铁圣秀应该在挨到后四拳的时候接连吐出四口血来啊。”作为观战者之一的我,对此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看!”史大郎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看哪里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圣秀的斗气!他所散发的斗气不仅仅包裹了身体,而且所形成的形状而是一面鸟喙。回想一下日常生活中,那些鸟嘴都很坚硬,尤其是啄木鸟,嘚嘚起来没完没了,很烦人。此时此刻我突然想起了某一位老前辈说过的话,叫做死鸭子嘴硬。如果对应到当下对战中的这种局面来看,铁圣秀正是将最坚硬的鸟喙当做了防御护盾,从而挡住了惊奇狒狒拳的攻击。”史大郎分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那个老家伙的外号叫做幕后黄雀,出现斗气形态的鸟喙也就说的过去了。”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周八巴,突然开口补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活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帮主。虽然透支的多一些,但还有救。其实,在后厨工作很容易情不自禁的发胖,所以我能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。刚才看到前来声讨的群侠中有一位吹唢呐的,原本打算等眼前事情处理之后把吹唢呐的侠士留下,给你备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帮主有心了,我很感动。虽然刚才的战斗打败了,我很不甘心。如果帮主能够在这个时候涨薪资的话,我相信我会恢复的更快,恢复好了之后我在与唐浪浪一战,把失去的在找回来。”周八巴眼泪横流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失去的就让它失去吧,反正脸这个东西已经没用了。你能够在这个时候还想到涨工资,说明你已经对失去的东西释怀了。作为牛头帮的帮主,我很感慨。一个不要脸的男人,一定会有一番作为的。周八巴,不要灰心,你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我的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什么声音?

        是,是风窈窕!她将牛头帮门前的一块巨石打碎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你干什么啊你,那块石头是牛头帮的固定资产之一,你要赔钱的!”我对风窈窕大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似乎情绪不稳,无缘无故的乱发脾气,难道,难道是那几天!

        面对喜怒无常的风窈窕,我有些怂了,巨石赔偿的事情过段时间再说了。此时,招惹她只会被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个男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唐浪浪走到了风窈窕身旁关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你管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那个老男人,就是你的青春回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胡说,他才三十出头,还不是老男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铁圣秀的手段你是了解的,如果不想你的梦中情人丧命,就在铁圣秀出手之前终止这场比斗。如果伤残了,你还要照顾,每天给他端尿盆可是非常辛苦的。”唐浪浪温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披风猴子,才没有那么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是嘴硬。别忘了咱们两个之间可是约法三章的,不准互相干预各自的感情问题。咱们之间可是没有感情的,我是为了当上菜刀帮帮主才答应娶你的,你不用照顾我的面子,去保护你的情郎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你多管闲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只是提醒你,我与阿莲妹妹的事情你也不要过多干预,我与阿莲才是最真爱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嘚嘚不停,很烦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风窈窕有些不耐烦,挥手一鞭子抽去。唐浪浪拿出绣花菜刀格挡,将鞭子割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看热闹的我,发现了风窈窕和唐浪浪的矛盾点,原来菜刀帮内部早就产生了矛盾冲突。突然,我脑中一闪,风窈窕和唐浪浪的矛盾极有可能是解围的关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何将其利用解围,需要静下心来考虑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吸……呼……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我回忆着师傅的口吻,跟着呼吸节奏开始了静心思索。当双眼合上时,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听得非常清晰,不管是江湖群侠的各式花样吐槽……还是唐浪浪与风窈窕的对话,都传进了耳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温子药与铁圣秀的决斗,也在通过细微的声音传达进了脑中,自动脑补出了一副画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惊奇狒狒拳第八式——星宿姥姥!”

        温子药在打出第八式之后,身后的披风开始发生了变化,似乎得到了星宿的加持,拖拽着一条忽闪忽闪的星辰尾焰……第八拳的威力也在星辰缠绕之下,打在了铁圣秀的身上。在两者正面接触之际,缠绕在拳头周围的星辰发起了第二次攻击,数不清的星点,犹如一个个带着拳刺的小拳头,狠狠的捶打在了铁圣秀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圣秀在斗气鸟喙的防御下,仅仅防御住了第八拳攻击,却未能逃过无数小拳头的捶打。在急速的冲击捶打之下,斗气形成的鸟喙防御在逐渐破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温子药的攻击起效果了。铁圣秀又一次吐了一口血脂超标的老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招儿怎么算?是算一招,还是算一百招!”铁圣秀感到了气愤,咬牙切齿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算一招!”温子药直接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牛头帮的人是都不要脸的吗!”铁圣秀随即吐了一口血痰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!牛头帮的脸面很重要的!”我当即反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一百次星辰拳,是第八式拳招的余震。当然算做一招!”温子药强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圣秀再一次汇聚斗气,直接化形成为了一只厮叫的巨大黄雀!将其包裹在内,黄雀散发的能量又回流到了铁圣秀身上,将他身体的伤势治愈。

        铁圣秀突然精神了起来,多数是因为背后巨大的斗气黄雀给他撑腰,这时也自然不将温子药放在了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铁生锈再次叫嚣道:“年轻人,跟老前辈玩套路,尴尬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