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修真小说 - 牛头山不动产在线阅读 - 第1章 师承牛头山

第1章 师承牛头山

        第1章    师承牛头山

        从前有座山,叫做牛头山,山上有一条瀑布,瀑布前坐着一对打坐时睡着的师徒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年轻的徒弟名叫段小刀,二十岁出头,是一位天资聪慧待开发的练武奇才,七岁上山,至今学艺十三年,但并没有学习到任何武艺,当然也不会使用任何兵器。每天跟着师傅在‘牛头山’的瀑布旁打坐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呼……吸……,呼……吸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我有话想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徒弟段小刀伸了伸胳膊,松了松筋骨,对师傅说道。在他身旁打呼噜的一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正是恩师,名叫尤一坎,也是一位德高望重已经退隐江湖的江湖大侠,江湖人称“雷打不动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绝情崖前与绝情仙姑决斗之后,便萌生了退隐江湖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话说,那是一个天昏地暗,将要下雨的晚上。师傅尤一坎来到了绝情崖,以一把细长的铁制‘光滚剑’,格外倔强的非要挑战七十三岁的绝情崖崖主绝情仙姑郭布曲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晚,风刮的很烈,他们二人出剑的速度就像这晚的风一样,吹得他们站不稳,他们分别抱着一块石头,始终未拔出宝剑。两个人互相对峙了很久,一直等到风向转变……,师傅尤一坎提了提裤子,率先拔出了宝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师傅尤一坎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,举着宝剑指向天空,大声叫嚣道:“哈哈哈,绝情仙姑,你也有今天,你只要主动认输,我就放过你。我苦练的‘六六六剑法’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一道闪电劈下,顺着‘光滚剑’劈中了师傅尤一坎。从此,师傅尤一坎屹立在绝情崖顶的威名传来了。绝情仙姑由于年迈,没有太多的力气抱住石头,于是被这晚的风,吹下了崖底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那一战之后,师傅尤一坎由于双腿行动不便,就退隐了江湖,六六六剑法也从此在江湖上销声匿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,师傅尤一坎路过我家的面馆,由于没有带饭钱被我父母不依不饶。师傅尤一坎只好亮出了真实身份,并答应用江湖上失传已久的六六六剑法作为补偿,当时年幼的我就这样被带到了山上学习六六六剑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慌十三年过去,我从未见过师傅耍过剑。跟着师傅修炼的这些年里,我练就了一身超强耐力,师傅说这是比六六六剑法更高的武功绝学,叫做‘六六六心法’,遇事临危不乱,正是这套心法的奥义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我想说,我的腿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揉一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我想开了,我想下山去闯荡江湖。在这里继续做下去,我怕像您一样一辈子打光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言重了。要不是为师一辈子想着绝情仙姑,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种地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我不关心这些,你还是把面钱结了,放我下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呼呼……一阵呼噜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你别在装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每次提及到钱时,师傅尤一坎就会自然睡去。我试过很多方法,比如掐他脸、挠痒痒、拔头发、扇耳光、捆绑术……等等办法都无法叫醒他。算了,今天决定放弃追讨面钱,下山去闯荡江湖,看一看外面的江湖新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你保重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,作为六六六传人,一定要将本门派的绝学发扬光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你饿糊涂了吧,我根本没有学到任何东西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呼呼……一阵呼噜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对师傅告别之后,发现没有什么要带的,于是穿着十三年前的小孩衣服,留着小平头,就这样了无牵挂的下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我的小平头,是师傅的教诲,他说头发是烦恼所在,于是要斩断烦恼。长此以往,师傅尤一坎剪发的技艺大增,从而也是牛头山的一项新收入。虽然,师傅已经将牛头山掌门身份传给了我,但整个门派却只有我们两人,面对如此尴尬的困境,我决定下山学习深造。

        常常听师傅讲起以前的故事,他说过闯荡江湖需要两种东西傍身,一种是看家的武功绝学,另一种是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起师傅尤一坎,有着好几天说不完的故事,每个故事都是充满着泪与汗的传奇色彩。每个江湖大侠都有自己的故事,也只有在自己的心里才是最传奇的,师傅尤一坎常常教导我,自己的江湖路要自己走一走才行,任何的江湖传闻都是有水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记住了师父的话,一直想要去看一看外面的江湖世界,也一直在犹豫不决是否准备好了要出发。其实我并不会什么武功啊,同时也没有银子,只是在师傅犯困时学习了一些文化课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,江湖上并不仅限于这两种选择,一定还有第三种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叫段小刀,牛头山门派的官方指定掌门,也是六六六心法的唯一传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抱着试试看的江湖梦,走了很多天的路,来到了山下的一个小镇。这个小镇名叫“板子镇”,是菜刀帮的地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菜刀帮正在招收帮众,于是我跟着报了名。办理入帮手续略有繁琐,喝鸡血酒、吃狗屎饭、瞟黄金马、堵大小牢……但一切都很顺利。很快,我便被帮派前辈带到了一处采石场,开始了采石劳作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小子,麻利点,你还敢偷懒,今晚不想吃鸡腿了?”一位嗓音厚重的糙大汉对我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扭头望着面前的这张圆方大脸,以及强壮到变形的胸大肌,这位大汉是我入帮后遇到的第一个热心肠的人,看来注定你我有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谢谢。哈哈,有点小困。”我连忙从地上站起,嬉笑的掩饰偷懒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这样啊,累了困了就来点芹菜汁吧,这是我在无数个起夜的夜晚里秘密调制的独家配饮,对疏通人体淤积有良好效果,身体通畅,气色好转,精神头也就上来,不但不困,干活还有劲儿。”肌肉大汉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瓷罐介绍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大汉哥原来是卖保健品的,从打扮和气场上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这么好,我身体机能还跟的上,暂时还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话不能这么说。从俺学医生涯来看,你早晚用的上。没错,你没有听错,俺伊不惑以前可是学医的!两年前关门的药乾堂,正是家师所创。作为恩师的关门大弟子,俺时刻谨记着救世传承。怎么样,年轻人,来一瓶尝尝。没带钱的话,就拿今晚的鸡腿换。”这位名叫伊不惑的大汉手舞足蹈的介绍着引以为傲的独家产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不了,不了。话说,鸡腿又是怎么回事?”我以熟练的微笑拒绝了大汉哥的推销,但是他提及的鸡腿似乎颇有价值,令我感到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所在的地方是一处采石场,周围有很多光着膀子的男子正在搬运碎石,在劳力男子之间有两位持菜刀的长发帮众正在巡逻,在更远处的山坡上设有哨岗。作为新入帮的新人,我对内部消息还不是很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今晚是菜刀帮帮主退位,新帮主继位的日子。新帮主特意嘱咐后厨给大家加鸡腿。菜刀帮的鸡腿非一般的鸡腿,是独家秘制的个性鸡腿,吃了大补,流鼻血的那种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”没关系,为了照顾你这种反应迟钝,我这里还有醒脑赤炖膏、持久清沙丸、精力集中散,你我有缘,算你便宜点。”伊不惑顺手又掏出了三个精致小瓷瓶,自信的介绍着新产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说老帮主退位,新帮主上任?”我摆了摆手示意不需要产品,,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新入帮的吧。咱们菜刀帮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排名第一百零一的大帮派,要不是老帮主风一傲突然中风,怎么会败给了二麻帮帮主二麻子。要是能及时服用俺的万事大吉保命汤,也就不至于这般下场了。只可惜,俺当时没在场啊。”伊不惑略加伤感的谈及了帮派往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万事大吉保命汤,什么鬼?你研制的都是些什么奇葩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,我们现在这里采石头干嘛用?在这要作些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兄弟,看你也是一表人才的样子,怎么是个瓜嘞。这里是菜刀帮承包的采石场,说是要在这里修建老帮主的墓地,实则是发现了金矿所在,当然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,大家只不过是不说破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伊不惑望向了远处的一个山洞,在洞口有多名守卫看管。我也顺着他的视线方向,注视着那个洞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伊不惑从衣服内拿出了一个铁质小盒,凑到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吧,你的脑子还能治。这里面装的是家师入狱前,不,归隐前留下的‘多根筋’健脑膏,只要一贴,立即变聪明。友情价,不打折。”伊不惑双目泛着闪光,静静的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,哈,你家师的医术,真……真厉害。可惜出门没带钱,改日,改日。”面对如此热情的推销,我只有尴尬的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伊不惑收起了药膏,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咱们新帮主唐浪浪可是江湖上出了名的‘快刀螳螂’,他的终极绝技‘浪里个浪’曾横扫十大帮派青年联赛,在江湖上人见人爱,可是捞了不少银子。老帮主决定退位之后,众位长老一直推荐唐浪浪作新帮主,今天晚上的鸡腿宴也是庆祝新帮主继位补一补。小兄弟,你真走运,刚入帮就赶上了吃鸡腿,真是后生可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小兄弟师承何处有啥头衔,又咋称呼嘞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段小刀,牛头山门派的官方指定掌门,也是六六六心法的唯一传人”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