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怪谈收容中心在线阅读 - 第689章:威胁(一章半)

第689章:威胁(一章半)

        “竹排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摸着下巴,目光在浩荡的江面上来回扫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过头,看向从后方跟上来的王锦,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不是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甩了甩手上的血,声音中带着无法质疑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记回头路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向着什么方向走了多少步,路上又遇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细节会随着他的一步步探索,在脑海中形成完整的地图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参照物不出问题,王锦就不会迷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确实,树的位置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仔细检查着身边的环境,点头肯定了王锦的说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一路上敲敲打打,显然是在用自己的方式留下记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前好像是个园艺师,每棵树在我眼里都不一样,我甚至觉得它们会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察觉到王锦的目光,戏痴颇有些得意地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杉树,给他叫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一脸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跟“戏痴和他的大树朋友”比起来,找到竹排才是要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遇到死漂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被拒绝也没气馁,而是大摇大摆地走到岸边,一边寻找竹排一边开口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年轻人缓缓摇头,语气依旧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做别人,也许会在遇到危险时且战且退,暂时抛下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胡小北永远不会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姑娘不管付出什么代价,都不会让竹排离开王锦的视线范围。

        仅有的错误选项被排除,答案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年轻人脸上露出了阳光温暖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给爱丽丝上膛,又在手中甩了两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呼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沉重的霰弹枪带起风声,在空中做着漂亮的回旋。

        终点是戏痴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卧槽!!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松开保险,手指一点点地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竹排…在我脑袋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半点犹豫,戏痴乖乖俯下身子,高举双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倒不是戏痴胆子小,他只是清楚地知道…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是真他妈会开枪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几分钟前还在并肩作战,哪怕双方达成了行金旗的协议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情况需要,这小子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干掉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卸磨杀驴这种事,放在王锦身上简直毫无违和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戏痴这头驴自己都并不意外,甚至有种“这一刻终于来了”的解脱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啥,咱们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王锦没有下一步动作,戏痴尝试着想要求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后半句话混杂在硝烟中,变得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巨响在耳边荡开波澜,却又于瞬间变成汹涌的嗡鸣,最后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开始鬼哭狼嚎,声音大到令人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崩碎了他半只耳朵,同时让他的左半边世界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    啪。

        炙热的弹壳飞出,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毫不犹豫,再次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戏痴的另一边耳朵也消失不见,连带着全部听力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发子弹即将被击发,王锦这次瞄准了戏痴的眼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!!!救命啊!!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喊的越来越卖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,这种完全没有防御的地方…

        爆率是真的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无奈地叹了口气,手指缓缓收紧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此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的水面突然一阵模糊,像是有层半透明的幕布被掀开,露出藏在下面的竹排。

        胡小北欢快地招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河在一旁看着苏喜,手中还拿着什么东西,似乎是准备敲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走运了,她没那么讨厌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拍打着戏痴,用绿神气息给他治疗伤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面色复杂,心中把苏喜祖辈全都问候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戏痴也许呆了点,可他并不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是什么人?

        那是恨不得把霰弹枪塞别人嘴里的精神病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枪没被直接掀飞天灵盖时,戏痴就大概明白了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应该是想利用自己引出苏喜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一直在嗷嗷惨叫。

        空谷传响,哀转久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发现戏痴这次没有眼冒红光后,年轻人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某个角度来讲,这大聪明说的很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竹排确实在他的脑袋里…只是方式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于某种原因,苏喜在别人没注意到的情况下把竹排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做有机会甩掉王锦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她被严重污染,不管逃跑还是反抗都需要戏痴的协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…我很讨厌认不清状况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轻声嘀咕,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飞身跳上竹排,冰冷的目光扫向苏喜。

        后者静静跟王锦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非礼勿视逃了回去,她也重见光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那双楚楚动人的眼睛依旧毫无神采,空洞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偶尔会转动一下,会让人误以为她是瞎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污染再次加重,几乎要达到不可逆转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喜的精神渐渐变得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王锦说什么,戏痴便气冲冲走过去,一把拽起苏喜的衣领,抬手准备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片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,戏痴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,又轻轻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妈怎么想的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高高举起的手掌犹豫半天都没落下,戏痴咬了咬牙,最后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之前说了,想要趁乱逃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以为你看到了我的暗示,会在刚才偷偷甩开王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喜也不避讳,反而认真说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表情没有半点变化,声音却越来越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戏痴明显被噎了一下,原本的问候也很难再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喜确实在自己一开始打手势的时候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戏痴一直没找到机会,到后来就…

        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发现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自己就没再想过逃跑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犹豫半天,戏痴转头走向角落,默默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留下苏喜面色暗淡,轻轻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避重就轻你还真是有一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发的少年与少女缓缓逼近,同样毫无瑕疵的脸上露出如出一辙的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并不介意你这样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小北眯起眼睛,短刀狠狠刺穿苏喜手掌,将她钉在竹排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只想知道,你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毫不犹豫地举起霰弹枪,顶住苏喜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半点怜香惜玉,刚击发过的枪口尚未冷却,在苏喜精致的脸上留下红印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眯起眼睛,刚才的表情全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留下毫无温度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些东西,是你弄出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并不知道“那些东西”具体是什么,只在胡小北口中听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    饶是如此,王锦也惊叹于它们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,美丽,并且…合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出现在这里,完全没有半点违和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并不觉得苏喜能凭空想象出那种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哪见到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苏喜犹豫了半秒钟,霰弹枪发出轰鸣。

        钢珠擦着苏喜身子飞了过去,并没有造成有效杀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下一秒,枪口就狠狠压在她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皮肉被灼烧,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喜牙关紧咬,眼中满是怨毒的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喜欢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其说喜欢,倒不如说是需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需要这张楚楚动人的脸,来达成某些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这张脸先是被胡小北划了一刀,又被王锦如此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老实实帮我做事,修复伤口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锦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的并不多,只是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喜依旧没有动作,只是笑着看向王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迎来下一次攻击前,她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话,你还会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伸手想要抚摸王锦的脸,却被横飞过来的短刀划的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喜笑着摇了摇头,喘了口气后再次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枪托重击,苏喜话音刚落便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锦眯起眼睛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