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绝代帝尊在线阅读 - 第175章 赐教

第175章 赐教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小儿,怎可血口喷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严一听,惊怒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他要害侯爷,真是其心可诛!

        封无忌依旧是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药虽说不是毒药,但是对于侯爷来说,无异于催命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且问你,这药炼成后,可有药理总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又可有检测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华严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出关就急忙赶来,确实还没做这些检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这一生炼丹治病,谨慎万分,从未出过一次纰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点,整个王城都可为老夫作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华严冷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言确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华严作为王城首席御医,有着过硬的实力,在场众人皆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这枯春丹,全是由药性温和的药材炼制而成,绝不可能出现严重副作用,更不会害了侯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侯爷请明鉴!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封无忌却是神色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说,你还需要多苦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药不过是半成品,现在拿出来还远远不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一落,华严老脸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为王城御医,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小辈当众质疑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还是用半成品来形容自己这枯春丹!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华严气势汹汹,突然对着席下坐着的弟子张林吼道:“张林,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林满脸惶恐上前,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    华严取出一枚枯春丹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吃下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林神色一变,迟疑地盯着丹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……师尊,弟子现在没有中毒,身体也没病,吃这个也检验不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等他说完,华严直接打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我这枯春丹妙就妙在此处,它有毒攻毒,有病祛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身体无事,服下它,只会化作上好的补药,固本培元,强筋健骨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眼下给你吃,已是你天大的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华严神色自得,显然他对这药极有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林闻言,神色犹豫,似心动又似害怕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,他一咬牙,狠下心将丹药一口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紧紧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全场寂静万分,众人都目不转睛盯着张林。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林猛地睁开眼,满脸通红,神色兴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尊,我此刻只感觉体内元力澎湃,好似有用不完的气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突然对着脚下地板一拳轰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砰!

        坚硬无比的玄岗石地板,竟被打碎!

        全场一片哗然!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张林从小只学丹道医术,不会丝毫战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此药当真如此神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是不知华严大师炼了多少,价格贵不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议论,顿时让华严大师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瓮席,随后盯着封无忌,眼底充斥着倨傲与挑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张林喷出大口鲜血!

        华严顿时一愣,如遭雷击,快步上去扶住张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张林七窍流血,胸口心脏剧烈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……师尊,我……我好难受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徒儿……徒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华严不禁慌了神,一时之间竟乱了分寸,只觉得手脚冰凉,心乱如麻!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封无忌快步到了张林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指点在他的胸口膻中穴。

        造化吞天诀!

        一股极其微小的吸力从他指尖凝聚而出,小心翼翼的涌入张林体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始吸收正在他体内四处乱串的枯春丹药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还是封无忌第一次如此小心运转造化吞天诀,一个不注意,张林就会被吸干!

        仅仅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林便逐渐安静下来,脸色血红褪去,心脏也逐渐平复。

        眼见张林脱离了险境,华严松了一口气,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他,脸色苍白,神情惨淡,满眼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……怎会如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枯春丹……为何差点要了我徒儿的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也是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说要买药的人,更是一脸发懵,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封无忌看着骤然苍老不少的华严,叹了口气,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枯春丹想法是挺好,以皇血草为主药,辅以紫丹参,活气果,洗骨花等辅药,再用丹火慢慢熬制,过程中火势控制要极为小心,一点波动都会导致丹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才加入一小点的墨寒髓,于是丹成,可杀毒祛病,强筋健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封无忌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喧闹的宴席,渐渐变得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有一点你没想到,墨寒髓在中和皇血草的时候,会激发药材的凶性,使原来温和的药性变得狂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,此丹会害了侯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试想那时身体虚弱的侯爷,如何能顶住这等狂暴的药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丢了性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,你明白我为何说是半成品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封无忌神色淡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万籁俱静!

        林素双手托腮,美眸中异彩连连,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俊秀少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侯爷听完后,忽然一边鼓掌一边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我无忌兄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席间也是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封府主真是神乎其神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竟然能指点华严大师,奇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瓮席神色肃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在回味刚才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纵然是他,也不知道原来墨寒髓还会有如此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华严瘫坐在地上,愣愣出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自己煞费半年苦心,炼制出来的丹药,不仅救人不成,反倒成了杀人之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感心灰意冷,疲惫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觉得毕生的追求与好胜心,在此刻,已全然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颤巍巍地站起身,对着封无忌施了一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华严……多谢封府主赐教!”

        随后他扶起昏睡中的张林,朝席位踉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师兄瓮席,却发现后者正一脸钦佩地盯着那少年,神色狂热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始至终,竟是没有看过自己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叹息,华严整个人愈发颓然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此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带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只听侯爷一声令下,一辆囚车被推了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上面笼罩着一层玄阵,波纹涌动,让人看不清里面的真容。

        侯爷环绕四周,开口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封无忌不仅救了本侯性命,早在半年前,救了我女飞羽一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小女去青州边界为我采药,谁知竟遭遇敌军屠戮百姓,多亏了他,不仅救了小女一命,还俘虏了敌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刻,席下已有人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难道俘虏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轰!

        囚车上玄阵散去,露出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人!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四肢已被砍去,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    蓦然见光,眼里只声恐惧和恳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……放了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川阳侯身侧。

    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    桌腿已被拧断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戴着貂帽的壮硕男子,眼里一片嗜血!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封无忌俘虏的,正是我们的大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莽小王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全场轰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