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其他小说 - 结婚后,人气声优突然搬来我家在线阅读 - 474.才不想与你做朋友。(已万字,求月票!)

474.才不想与你做朋友。(已万字,求月票!)

        月岛,最上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看着面前的米饭,以及各式各样的辅菜,不由得发出惊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愧是屑人君,连摆盘都这么好看,本小姐甚欢,看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没有理会她的疯言疯语,端起茶壶放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盯着茶壶看了一会儿,又无言地看着最上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会意,不愿与她斤斤计较,往她的米饭内浇入汤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次学乖了,用了相对大一号的碗,但米饭盛的并不多,因此不管是卖相还是口味,他都有十足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碗茶泡饭,价格至少翻十倍,卖600日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开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清水有沙搬离这个家后,最上和人很少像今天这样坐一桌菜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本以为日子只是会回到过去,那时的他同样也是一个人生活,没有觉得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清水有沙搬进来,又搬了出去,最上和人竟是莫名其妙地感到一丝落寞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在听见咲良彩音真心实意地夸奖他,又露出满脸美味的笑容后,最上和人体会到了些许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起一个人,他现在更希望身旁有人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女性声优也好,男性声优也好,仅仅只是厌倦一个人独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屑人君,凭你手艺,来我家做厨师都绰绰有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无语地看着她,不客气的说道:“你那是想让我去你家做厨师么?我都不忍心戳穿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俏脸一红,嘴硬道:“我……我说的就是来做厨师嘛!你才是想太多了,想来做咲良家的女婿,你可还差远了!就算我喜欢你,也不代表我爸妈会喜欢你。先说好,我爸妈可是非常严厉的人,你要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肺活量还是一如既往的惊人,不愧是声优。

        哦,最上和人现在好像也是声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最上和人不说话,咲良彩音还以为是自己的话给他压力了,当下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嘛…嘛……不过以你现在的成就,马马虎虎还算及格啦,我姑且会替你说几句好话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什么,我可一个字都没说要去你家当女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哼了声,差点以为这就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没这么简单么,真是个不好搞定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晚饭过后,咲良彩音并没有长时间逗留在最上家,虽然咲良彩音有这个想法,但不知为何最上和人表现地相当抵触。

        与咲良彩音一同前往车站,听她讲着在片场发生的事情,时不时附和她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来都不知道咲良彩音是个这么能聊天的女孩子,以前只会与她吵架,每次一见面,总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闹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的心情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的心情也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缠上了他,充满爱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最上和人则全盘接受了她所带来的麻烦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这一年多的东京生活,他似乎总是深陷于女性声优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起初的敬而远之,到现在的融入其中,这之中,他伤害了许许多多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怀揣内疚同时,忍不住也会想起,那些女孩们,此时此刻在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屑人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的我,可爱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猜谜游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才不是猜谜游戏啦,只是想迫不及待的知道,咲良彩音今天的表现如何,有没有一丁点能让你,对我刮目相看的元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想了一会儿,又想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再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久久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你倒是说些什么啊!混蛋屑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无言的沉默比损人更让她难以接受,一下子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不满地看着他:“有什么好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抬头看着残缺的明月:“嗯……只是在想,咲良彩音还是現在這个樣子,让我比较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麻烦的咲良小姐,突然开始装温柔,装乖巧,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顿时俏脸微红,忿然道:“哈?纳尼索咧?你不会真的是抖m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才有点像是抖m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撞到脑袋了,你以为我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抖m的话,怎么还净说些会被我怼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屑人君看着太可恶了,我从未见过你这么麻烦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巧了,我也没见过你这么麻烦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昂着脑袋与他對视,三秒过后,两人都是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谁都没说什么好笑的话,只是眼下这个瞬间,他们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会令自己开怀大笑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最上,你好像变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以前的你相当无趣,看上去病怏怏的,一点精神都没有,与你说话,也总是「哦」呀「嗯」的,没劲极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端详了他一会儿,嘴角上扬:“哼!还是没劲!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踩着欢快的脚步,咲良彩音双手负在背后,无法掩盖脸上的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诺撒,咲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,若是与你成为好朋友,或许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维持在少女脸上的笑意逐渐僵硬,安静地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扭头看向最上和人,眸内流转着无法言喻的情绪:“我不要,我才不要和你这种麻烦的家伙做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轻笑一声:“我想也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停下脚步,最上和人跟着她一同停下,回身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沉默少顷,深吸一口气,脸颊因某种不知名的情绪,涨得通红,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指,指向最上和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麻烦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重新指了指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麻烦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哑然失笑:“原来你是有自知之明的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轻哼,微微撇嘴,旋即默默低下螓首,声音细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最上和人没听清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猛地抬起头,月亮倒映在她的瞳孔深处,衬托着她坚决傲慢的眸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负负得正,听明白了么!?”

        九月的东京,月光撩人,身着白衣的少女,既倔强,又柔弱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并不是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咲良彩音,真的是很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    盟主加更3

        10000字完成。

        求月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