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网游小说 - 联盟:在IG,我说了算在线阅读 - 第五百一十九章 西巴!你为什么早不回家?

第五百一十九章 西巴!你为什么早不回家?

        “西巴!死歌?他们这是在用ig的战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看到rw的五楼锁定死歌的时候,kz众人的脸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严格来说,他们也是模仿ig战术体系的先驱者,可当对面也是使用ig战术,且还是另一种风格的时候,难免心中会升起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死歌下路的话,我们怎么针对?已经不好动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pray脸色难看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剩最后一个康特位,还是留给上单的,已经没有太多的调整空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什么打不了的,他们就算学ig的战术,也需要操作来支撑,你觉得我们的操作会不如他们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汉子哥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被ig吊起来摩擦了好机会的失败者,kz最大的愿望就是翻过ig这座大山,洗刷耻辱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ig的比赛他们每一局都有仔细研究,当然知道ig曾经使用过死歌下路的体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就算rw拿出了一套看起来与ig极为相似的战术,他也没有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战术相当于框架,选手的个人能力和执行力才是关键的零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选手的实力不达标,是很难达到ig那种效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个人能力,汉子哥对自己和队友们还是很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我们的实力本就强过他们,按照原定计划来选就是了,根本不用担心什么。我的节奏不会比小夫的差,前中期打崩他们就行了!再不济后期还有冰鸟和ez双保险!”

        小花生闻言也是点点头,表现出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吧,五楼选蒙多!这一局汉子哥稍微抗一下压,保着中下打,主要是限制死歌的发育!”

        教练沉吟片刻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没能拿到长手上单来欺负人,汉子哥有些失落,但他可不敢忤逆教练的决策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kz的五楼锁定下蒙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此双方的阵容都已经确定完毕。

        蓝色方rw:上单船长,打野猪妹,中路克列,下路死歌和卡尔玛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色方kz:上单蒙多,打野蝎子,中路冰鸟,下路ez和莫甘娜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【这阵容跟双方平时的风格有点不像啊!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关键战了,两边都拿出真东西来了,如果按照以前的风格去打比赛,对手肯定会吃亏的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rw这边是要冲阵的,kz那边可以托后期,不过kz那边还有一手冰鸟可以限制克列开车进场,说实话,kz的阵容还是好一点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有什么关系,冲就完事了!难道你还想让rw跟kz去运营不成?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没错,大不了打第五局,lck谁能跟ig打?】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双方的阵容,台下的观众们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许多人都觉得kz的阵容针对性略强一点,即便汉子哥不再使用长手上单,整体阵容依旧有着优势。

        用解说的专业术语来说,rw这边是有进攻压力的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前中期不能将kz的阵型中烂,到了三十分钟之后,冰鸟和ez就能接管比赛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rw的后期也拥有死歌和船长两个超级核心,但死歌的笨重难以令人信任,长期抗压的阿光凯瑞能力也很难给人足够的信心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双方教练握手离场,比赛正式进入读秒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rw所谓的大招就是拿ig的战术来用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rw教练回到休息室里,rng教练忍不住调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也拿出了新的战术,也有跟ig类似的换线操作,但是基本体系上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严格来说,他们的体系显然更加新颖,这让他们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优越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赢不就行了?你们敢用这套战术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rw教练闻言却是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    rng的建队核心就是乌兹,让乌兹玩死歌这种笨重的只能依靠队友才能发挥的英雄,rng是打死也不会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贼虽然实力也很强,但名气远远不如乌兹那么大,偶像包袱自然不严重。

        rw教练用这一点讥讽rng,也是让rng众人有些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能不能赢还得看发挥好吧,对面有个冰鸟,你们冲阵体系受影响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布摇了摇头,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莫甘娜的保护,猪妹的控制基本很难控到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rng教练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前期对线吧!猪妹也不是一定要去下路的。再说kz也不会把下半区让给rw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陈御却是开口为rw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顿时休息室内的众人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rw的教练,更是惊喜地说道:“陈御也觉得我们能赢?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rng的bp结束之后,陈御就比较看好rng,后来rng成功换线,陈御更是直接断言rng已经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结果也没有出乎陈御的意料,rng以近乎碾压的优势战胜了skt,为lpl赢得了良好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听到陈御语气中同样比较看好rw,他自然觉得更有信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一局rw的阵容一定程度上还是被克的,上一局rng的阵容完克skt好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身边的阿水皱了皱眉,以他的游戏理解,不觉得rw这套阵容的赢面又多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态!心态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瞥了他一眼,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现在rw的心态是奋勇直前,kz的心态是确保胜利,这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闻言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从rng那里陈御说的是阵容和体系,怎么到了rw这里,陈御却强调心态?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先看阵容!rw的标准的进攻冲阵阵容对吧!kz是标准的防守反击阵容!从阵容上来看,kz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克制rw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叹了口气,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kz这边已经没有退路了!一旦输了,整个赛区都输了!如果换做是你们,你们会怎么打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看向edg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edg的多次世界赛征战中,多次因为巨大的舆论压力而畏首畏尾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往在前期拿到巨大的优势却不敢直接终结比赛,给了对方翻盘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不仅仅是edg,rng,we等队伍也都有类似的情况发生,但edg进入世界赛的次数最多,因此留给人的印象也最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kz会唯唯诺诺不敢打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布发出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尽管对陈御有些指名道姓的说法不满,可此时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十有八九是不敢乱打的,没有足够的优势甚至都不敢开团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笃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rw的拿到一些优势,只要不断发起进攻,kz总会有顶不住的时候。这个游戏理防守终归要比进攻压力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rw前期能拿到优势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水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硬币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御目光灼灼,盯着场上的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比赛开始,kz这边选择率先抱团入侵kz的下半野区,他们不想给死歌良好的发育环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kz的阵容里有冰鸟,莫甘娜等控制,一级团的主动性还是很强的!rw这边最好还是不要跟他们硬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解说席上,记得看着kz众人抱团入侵kz的野区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rw应该也没打算去跟kz硬拼吧,放了两个防守眼就退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rita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没必要跟kz去拼!rw不仅只有死歌一个核的,上路的船长也是核,而且这一局汉子哥破天荒拿了个蒙多,船长的的发育环境很好,打野保一下,船长的发挥空间很大的!rw拿上半区一点都不亏!”

        管大校沉吟片刻,说出了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rw的下路死歌的确很引人瞩目,甚至kz对他们的重视程度还要超过船长,这才一级团的时候就奔着入侵下半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船长发育起来效果并不比死歌差多少,包括大招在内也是可以全屏支援的,甚至团战作用还要更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死歌在卡尔玛的保护下,大大缓解了笨重的弱点,也不是那么容易被针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rw放弃下半区,主打上半区并不算吃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也是,rw选择稳一手,打线上节奏,这是不错的!让我们来看看对线的情况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路的对线克列前期还是有点难受的,冰鸟毕竟手长,每一次补刀克列都要被消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记得点点头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路毕竟是短手打长手,即便硬币哥的熟练度很高,也很难在冰鸟面前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好在硬币哥现在还是有马的,冰鸟消耗的只是坐骑的护盾而已,血条很厚,还算撑得住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上路那边,汉子哥就久违地感受到坐牢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船长往兵线后面一站,蒙多除了用飞刀偷一两个兵,根本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靠近就是一发枪火谈判,还是挺让人肉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蒙多带了多兰盾出门,但是在游戏前期,蒙多的身板并不硬,汉子哥也不敢在阿光面前装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rw的打野猪妹就在上半区,万一来了上路,蒙多至少得交一个闪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下路的情况相对就比较平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都在拼命的推线,维持着兵线的平衡。

        莫甘娜和卡尔玛都是推线能力很强的辅助,死歌和ez只需要补尾刀即可。

        兵线一直维持在中央。

        全盘看起来,两边的对线期还算平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发育下去不行啊!上路蒙多都没压住,rw的阵容没有解决坦克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解说席上,记得有些着急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毕竟是汉子哥,稳重的打法也能够驾驭。

        哪怕被船长压了一些补刀,但蒙多的q技能cd很短,偶尔也能吃到一些刀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兵线总会不可控制地推进到防御塔下来,汉子哥展示了极强的基本功,塔刀几乎一刀没漏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游戏时间五分钟,船长的补刀领先竟还不到十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kz主要还是防守,线上稳住,等蝎子刷到六级再带节奏!他们是防守反击的阵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管大校轻声解释了一句,随后又话锋一转:“不过rw这边也不是没有机会!关键看克列六级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路升六的时间点要比打野快不少,这个时间差rw必须利用起来,带起第一波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妹刷野的速度必定是不如蝎子的,等猪妹六级再动手,可能一血已经被kz那边拿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游戏时间七分钟,硬币哥的克列升到六级之后,第一时间开始全力推线。

        吃过肉鸡的亏,硬币哥知道六级时必须要保证有马,否则就无法使用大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他在两分钟前扛着冰鸟的伤害把马献祭了出去,然后在这两分钟的时间里重新上马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即便是被冰鸟打上一整套技能,马也不会没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扛着冰鸟的伤害把兵线强行推了出去,然后消失在上半区的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克列不见了!克列miss思密达!”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克列强推线消失,bdd第一时间给上路打信号。

        硬币哥的目的丝毫不加掩饰,就是冲着上路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见状赶忙向后撤,试图撤到上路二塔附近。

        克列的越塔能力极强,上下马的时机可以规避防御塔的仇恨,堪称神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不敢在一塔下面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还没等他走出两步,身后就出现一个猪妹,甩着猪鞭虎视眈眈,堵住了他的退路。

        【西巴!】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一声,同时他看到对面的船长点燃一发火药桶,将兵线全部清理干净,推进防御塔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召唤师峡谷想起了尖锐的呼嚎声:“skr!skr!”

        硬币哥毫不掩饰地开车了,目的地正是蒙多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tp救我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着急的在队聊里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还不到六级,没有大招回血加速,战斗力弱的可怜,哪是rw三个壮汉的对手?

        但bdd的话却让他绝望:“来不及了,我这边兵线还没有清理干净,tp落地要好久,克列大招太快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视角一转,冰鸟面前还有半波兵线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冰鸟也升了六级,但在六级前频繁地消耗释放技能,蓝量已经见底,这才让克列可以将兵线推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冰鸟只能用普攻来清兵,效率极为底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因为没有蓝量,即便tp去上路,也给不了汉子哥任何帮助,只是一个弹道弱鸡的远程兵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要有战斗力,还得先会泉水回复状态,再tp到上路、

        那时候汉子哥坟头草都两丈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bdd当然选择不去支援。

        汉子哥脸色顿时阴沉下来:“西巴!你为什么之前不回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