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修真小说 - 大梁镇妖司在线阅读 - 第三百三十一章 玩大的

第三百三十一章 玩大的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报复,那么嫌疑人的名单,便可以大大地缩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参与舞弊的涉案的世家都付出了惨重代价,五姓七家全部牵涉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苏文清楚,这些家大业大的家族,不可能把报复的矛头指向朝廷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当年便是他们这些世家把持着朝廷,才会肆无忌惮地进行科考舞弊,最终激起了书院的反抗,迫使孝愍帝对世家进行了压制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的真正仇敌,是大梁朝的书院,诸子百家。然而所有世家都清楚,他们一旦联合起来,颠覆皇室,更换帝王,都能轻易做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世家们根本不敢奢望对付书院,哪怕百家学派中的末流学派的书院,也不敢染指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再强,也是俗世势力,可书院……是超凡者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虽然也有超凡者,可跟能批量生产超凡者的书院、学派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    别看各学派、书院之间关系紧张,为了一个学术观点都能打出脑子,可俗世力量,哪怕王权想染指书院势力,都会遭到各家学派联合起来的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受到书院联手惩罚之后,世家们只会清楚记得这是书院划出的底线,千万不能跨越试探。至于报复……这种想法想都不会有。世家的掌权者只会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,既然不是书院对手,那就加入他们,派出家族中的优秀子弟,前往书院学习知识和超凡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书院在教导学生从不看背景家世,贤能者若能感悟文气,必然能得到重视栽培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世家子弟在这方面也的确有优势,毕竟家学传承便是巨大的优势,加上家族支持的超凡材料和秘药,晋升超凡者的可能性肯定比普通寒门乃至平民子弟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年下来,世家与各家书院的关系早已变得错综复杂,当年抡才大典的舞弊案,早就被人彻底遗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意味着是个人复仇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将自己的判断写下来,划掉了“世家”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不排除是某个世家,当年经历了抡才舞弊案,至今仍然活着的超凡者对朝廷进行的报复。

        世家家主、长老会有着足够的智慧,从大局出发,可以忘记曾经受到的打压和屈辱,为了家族利益跟大梁皇室、诸子百家保持着良好关系,但作为受到了处罚,绝了前程的当事人,可未必能看得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孝愍皇帝时科考舞弊案事所有涉案者的档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招来厂卫,说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档头……我们这里是内厂,不是内史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厂卫为难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厂和内史官,其实都是内行省的下辖部门。但两者职能不一样,办公地点也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厂有独立的衙门,而内史馆设在皇宫内,苏文想调看档案,可不是动动嘴皮就能做到。内史馆里的资料,除了史馆里面的史官、学者和朝中三品以上大员,其余人等都是无权翻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回了一句,便拿出文印,给南宫发了个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厂卫做不到的事,不代表南宫做不到。而且他也是史家途径的超凡者,哪怕以学者的身份申请,大梁皇室也会答应。更不用说,眼下他还是给皇帝办差,若有人在这时候为难他,最终难堪的是当今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正去面圣的南宫就发来了消息,表示已帮他办好了入宫手续,让厂卫带他直接去内史馆便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效率还真高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点头称赞。

        内厂做事也是雷厉风行,苏文这边才收到消息,已经有人从南宫那收到了命令,备好车马,请苏文上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文也没闲着,在马车上继续思考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假定泄露考题的人,与当年舞弊案相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当年之人所为,那这一件事就简单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孝愍帝时期舞弊案已过去了一百多年,当年涉案者,像崔文本这种序列四的儒士都与世长辞,更不用说其他的考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将还活着的逐一排查,很快就能水落石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还有一条很重要的线索,此人使用了崔文本析出的禁忌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拿到崔文本禁忌物的人,要么自身就是崔家的人,要么就是崔文本生前的好友,从崔文本手里得到了某件崔文本生前经常把玩的器物,上面依附着崔文本的超凡力量,等崔文本去世之后,这一件器物里也析出了崔文本的“白纸”,才会有后续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苏文还注意到,此人对崔斐的情况似乎也相对熟悉,那意味着,此人可能跟崔斐也存在交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看完档案,罗列出嫌疑之人后,再找崔斐审问一番,案情基本就能水落石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里,苏文重重地吁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在宽敞的主干道上平稳驰骋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梁城的城市规划做得还是相当好,车马和人行道是分开的,很给苏文一种“现代化”的观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他知道,这是一位墨家途径的大学士的城市规划,这位大学士主持建造了大梁城之后,便晋升了墨家亚圣,超凡脱俗,随后便离开了大梁国,不知所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哐哐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街坊邻居请注意!目前流传在外的所谓考卷是假的,官府正在追查散播假考卷之人下落,必将严惩!所有会考的举人老爷们也请注意,千万不要上当受骗,购买虚假考题,损失财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梁律考试法第一百三十七条,第六项曰:抡才大典舞弊者,罪无可赦,株连十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喧嚣的街头,大梁府的捕快巡检们拿着大喇叭,走上街头,敲响铜锣,引人注意之后,迅速辟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说嘛……考卷这种东西,怎么可能外泄,官府都出来辟谣了!我那邻居夏先生,本是国子监的监生,有会考资格,听说有人拿着考题贩卖,竟然犯了昏,贱卖了家里五百亩良田买了份卷子……这下可好!若他祖宗泉下有知,棺材板都给他踹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沿街百姓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懂什么!这么多年以来,官府辟谣的东西能信吗!越是辟谣,越是真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有人大声质疑:“前年不是风传房子要收税……知府还亲自出来辟谣,说不会征收房产税,结果……今年年初,房产不就收税了!还每年收一次!真是苛政猛于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”有人神神秘秘附和:“听说了吗?刑部尚书得了急病!这两日他家府邸各种红白喜事之人进进出出,看来老尚书是不行了,知道他是怎么得急病的吗,今年的考题就是他出的,要不是考题泄露,他怎么会急出病来!还险些不治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耳朵灵敏,将这些市井之言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得不感慨,百姓可不容易糊弄,虽然是在口无遮拦开脑洞,可猜的东西却跟事实差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官府的应对也还算不错,大声辟谣。不管底下的人如何质疑,只要否认及时,并且有对应的措施,真的也会变成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如果没能及时找出盗窃考卷的真正幕后之人,到抡才大典开启的时候,此人将考卷呈现在大梁城街头,那对朝廷的公信力打击将会是毁灭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文有理由相信,此人肯定存有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几乎可以确定,这一次出现在街头的考卷应该是一万三千份,那下一次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十三万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么多的考卷,若只是出现在某个不为人所知的仓库还差不多,若是漫天飞雪般出现在大梁城里,从考官到知府,都得集体上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我做这案子……我也肯定这么玩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了这个念头,苏文便觉得,幕后之人在此时盗取一份考题散发街头,进行舆论发酵是精心策划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目的就是让官府先辟谣。然后接下来的几天,此人必然会处于静默期,最后在考试关头,朝廷已没时间更换考卷的时候,真正的考题也就泄露出去,到那时候,朝廷百口莫辩,一场举世皆知的舞弊案,就这样摆在朝廷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到那时候,朝廷骑虎难下,孝愍帝定下的律法,想不执行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仇什么怨才会想出如此极端的计划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文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梁朝的皇宫极大。本是前朝的宫殿,梁朝立国之后,在原先的皇宫基础上进行了一轮扩建,最终形成了规模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后的几位继位皇帝也是喜欢大兴土木,于是皇宫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朝野并没有太多非议,认为皇室奢靡之类。因为皇室只居中占据了极少一部分的内城区,绝大部分的外区,都划分给了三省六部办公所用,大大地提升了各部门的关联,提升了朝廷的办公效率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宫建筑物的用料可不是寻常官舍所能比拟的,入驻其中的三公九卿,朝廷重臣自然赞不绝口,那些没资格入驻皇城圈的官员,甚至巴不得皇宫外城继续扩建,也给他们安排办公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皇宫前下了马车,验过腰牌,苏文在两名金吾卫的护送下,直奔内史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