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玄幻之神级帝皇系统在线阅读 - 第2474章 路不见了

第2474章 路不见了

        魏源感觉浑身黏糊糊的,也不知是自己的冷汗,还是对方的口水,总之这种感觉让他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开始怀疑,姓赵的是不是早知这里面有肉欲金身佛,才没与他一同进来?

        为何会如此倒霉,仅仅是做一件十分简单的任务,清除血煞堂余孽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就会遇见了血煞堂的肉欲金身佛?

        他听说过这种存在,只有剑首那个层次的强者才能勉强与之交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若要击杀,必须得出动剑尊甚至是剑祖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界已经开始混乱,而肉欲金身佛本就是混乱产物,它在第一界的实力,会远远强于在第二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,我的肉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源见肉欲金身佛没有第一时间吃掉自己,立马低着头,脸上露出谦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你身上闻到了种子的味道,而这颗种子是我当初播撒下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种似人非人的声音响起,好在魏源能勉强听懂。

        种子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是当初……他无意间服下的那颗灵果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就是吃了那颗灵果以后仿佛开窍了一般,修为节节攀升。

        才能在短短时间内成为如今的四劫入道者,就前段时间,他又应了一次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你想到了,既然吃了我留下的种子,那你我就算是同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肉欲金身佛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源突然感觉不妙,顿时发现自己的血肉正在开绽,只见裂开的一道道口子里,竟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生长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有的如鳞片,有的似牙齿。

        手臂,身上,大腿,甚至是脸,后脑,胸口,都在产生这种怪异化。

        肉欲金身佛收回舌头,魏源顿时落在地上踉跄了几步,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变化,眼里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,成了肉欲道?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青壮脸上挂着似笑非笑,魏源越是惊恐,他似乎越是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如今和我们一样了,还要替大荒剑宗狩猎我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壮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这不是我要的,我不是肉欲道……”魏源连连摇头,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要变成这种怪物!“你决定不了,如今你这幅模样回到大荒剑宗,即便收敛了气息也会被人发现,你愿意回去送死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壮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魏源陷入沉默,脑海中闪过一种种推演画面,他想象到如果以现在的身份回到大荒剑宗,恐怕……不等剑首他们出面,内门弟子就会联手把他砍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如死灰,面无表情的道:“所以现在我是你们的人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不算,去把外面那人带进来才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源二话不说转身便朝外面冲去,这次肉欲金身佛没有阻拦他,而是笑眯眯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等魏源来到门口,哪里还有苏寒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跑了,看样子此人比你要更警惕的多,不过还好,我们已经把出口藏起来了,他短时间内无法离开,在期限内你找回此人,你就是我们自己人,超出了期限……尊上是不要废物的,你应该明白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壮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源脸色有些难看,对其话中有些地方不太理解,低声问道:“你们说的出口藏起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藏起来的意思,只要是入道者,就找不到出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壮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源突然想到肉欲金身佛似乎能影响到界域,其似乎有一种能力就是混乱各种出入口……念及此处,魏源突然觉得心底一阵透凉,下意识的望向青壮:“我们现在到底是在大夏还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难道从他们入城时,入口就已经被替换了?

        青壮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,没有言语,只是看了魏源几眼便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魏源咬咬牙,左右看了一眼,鼻子动了动,似乎在闻苏寒的味道,随后找了个方向径直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此地数里外,方尘坐在一座茶馆二楼的靠窗处,瞧见魏源已经离开他便收回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板,他身上的气息也开始出现bug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娲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应该是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尘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从魏源安然无恙离开那座宅院,还与那名青壮进行了一番对话就能看出,魏源如今可能不再是大荒剑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然对方如何能活着离开那座小院?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他刚刚第一时间去查了来时的路,想暂时离开此地观望一阵,结果他发现,出去的路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不见不是实质意义上的不见,而是不管他用什么方法,每当离开一定范围,就会莫名其妙走了回头路,有点像是鬼打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里很不对劲,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出口恢复原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寒心中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