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看看小说网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11章 心肺复苏【求收藏,求推荐】

第11章 心肺复苏【求收藏,求推荐】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虞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油头青年怒气冲冲,手指着陈俊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谁要你管,项平生你凭什么干涉我?”苏虞当即挽着陈俊的手,高昂洁白修长脖颈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不由一叹,上船前他就看到这对情侣在发生争执,现在如他所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你你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名叫项平生的油头青年身体气的发抖,脸色发红,气息越发急促:“贱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巴掌即将印在苏虞娇嫩脸蛋上,可是又生生停在了半空,项平生看看苏虞终究没打下去,可随即他身体便直愣愣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惊呼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眼疾手快,箭步冲上去就要抱住他,避免给他造成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呼!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黑影闪过,手臂一抖,打在陈俊手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嘭一声闷哼,手腕上传来的力道差点令他一个趔趄,稳定身体,暗暗余光扫去,手腕上已经发青渐肿。

        心中微怒,陈俊看向那道扶住项平生的黑影,却迎来一道锐利愤怒目光,令人心悸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前这汉子身材瘦削精干,手指虬节有力,穿着老式中山装,自有一番威武气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叔,平生没有事情吧。”苏虞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范没有答话,这时前面甲板走来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位也是中山装,样貌略老,步子很急赶到项平生这里,从口袋中娴熟掏出一瓶英文药物,将几颗胶囊和水塞入陷入昏迷中项平生嘴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跟着的是王佳芝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看穿了,被人猜出了意图,陈俊感到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伯,平生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塞入药物的项平生还没有苏醒,苏虞终于被吓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那精瘦汉子突然暴起,手指若钩,猛然拍向陈俊。

        鸡皮疙瘩全身骤起,不知为何,陈俊此刻闻到一丝血腥味,不管怎么样,这人极其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警兆轰鸣,陈俊身形一侧,堪堪避过这一爪,衣角却瞬间被撕裂卷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范目光微惊,步子一迈,势大力沉的一掌又想再度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姚范,停下,赶紧到上层把那个英国医生请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坚毅中年的话,那个叫做姚范的汉子立马飞快冲向上层,一刻也未迟疑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已经被察觉出来,这个时代的人都不是好惹的,陈俊哽在嘴中‘他能救人’的话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显然人家不会信任他,而且这个青年非富即贵,出了什么岔子他也决计没什么好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伙子,若是平生有得罪你的地方,我代他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前这位眉宇与项平生有几分相似的中年朝陈俊拱拱手,气定神闲,令陈俊不由惊奇。

        民国多龙蛇草莽,果然不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客气,出现这种意外我也很难过。”陈俊拱手示礼:“不过贵公子应该是心脏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意外看眼陈俊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也没自讨没趣。

        姚范来的很快,仅仅一分钟就带着金发碧眼的英国医生来,后面还跟着一群西装革履外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静默站在暗中观察,中年起身走向英国医生旁边的几位外国人,用流利英文向他们先后拥抱打交道,大意是感谢能够借用医生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英语不错,正常医科六级水平,在英语角花过大功夫所以基本对话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位褐色西服的医生拿出听诊器,又在项平生的身体观察了半分钟,随即起身摇摇头,走到几位貌似大人物的外国人身边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距离陈俊有些远,但还是依稀听到‘休克’这个词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姚范与中年同样脸色大变,在这个时代药物,器材,措施,面对休克等于直接宣布等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没有其他方法,多少钱都可以,生意场上我可以让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终于没了气定神闲,言语恳求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在一旁看到即便如此,那几位外国人脸上似乎有所心动,但依旧摇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whocanhelpme”中年面无血色,随即掏出怀里的各色钞票,高高举起向周围大喊道:“money,money!!!”

        船上各色外国人贪婪看着钞票,可看看躺在甲板上的项平生就没了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能是一个老父亲的殷勤恳求,陈俊有些愧疚,同样感到自己貌似过于龌龊卑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能救他!”陈俊站出身,用中文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么还有脸站出来?是何居心?”姚范看眼王佳芝,在深深剜陈俊一眼,怒火剧烈燃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毫无聚焦的瞳孔终于有了色彩,缓缓走到陈俊面前,眼神像刀子一样可怕:“我不管你之前做的有何目的,只要平生能够醒来,我一切可以既往不咎,要多少钱随便你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要钱!”陈俊静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在陈俊的计划中,项平生只需要吃点小苦头,但他没想到会突然演变成这样。在生命面前,他觉得需要尽力弥补这一切,在入医校他庄严宣过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先生,他会医术吗?他能救治?”

        中年挥手制止姚范的话,或许是前面陈俊一眼断定项平生病情,又或许是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,注视陈俊:“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十....八成。”陈俊特意用英文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脏病引发的骤停呼吸性缺氧在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好方法,可不代表现代没有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为什么英文说,他要给外国人上一课,相信他们能看出接下来他所演示方法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说完后,看着他走向项平生的身体,果然引起一众外国人的哗然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惦记钱的,还是真正在医学方面的,都很难理解为何这个黑发黑瞳黄种人敢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愚蠢!

        当那位英国医生做出判断时,就已经宣布了那位躺在甲板上青年的死亡,他们坚信,因为在这方面他们是不可撼动的权威。

        走至项平生身体旁,陈俊双膝跪地,手指上摸向其脖颈,平向左滑至颈部最大的肌肉深处,颈动脉微弱跳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希望~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又在其身体各处摸了摸,判断心肺复苏术要掌握力道与频率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吧除了叠胸,人工呼吸不可避免。这貌似好像是给自己挖坑自己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当初医校的老师给六十多的大体老师做过心肺复苏,他这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医者仁心,陈俊深吸口气,全力以赴摒弃所有想法。